返回首页  |  TFC变盟  |  关于我们
搜索词条
新建词条页面
变形金刚百科词条列表
 
页面 讨论 编辑 历史
连城诀
目录
 1 末代继承者
 2 孤独的守望者
 3 破坏行动
 4 战争!
 5 危险的旅程
 6 救援
 7 最后的任务
 8 危险的进程
 9 注解

【翻译/UK漫画片段】连城诀-游戏结束,霸天虎诞生

by GeistIona 原载MOP论坛


小绿给的片段,在“帅威”的诱惑下基本没犹豫就拿下来了(爆),UK漫画里的威震天崛起的故事和本纪还是出入很大的,感觉这个威震天更长于玩弄心理战术以及权术,是一个从来就心怀壮志的TF,本纪的话多少还是更偏向一个战士型的个性塑造。
有很多地方翻得很不到位,我自己也很无语,还有一些人名,除了RAVAGE我故意不想翻成“机器狗”之外,其余英文名字都是我懒得查翻译(你去死吧),还有,还有就是……原标题为:TALE FROM CYBERTRON:STATE GAMES(OUT OF THE ASHES OF A FRIENDLY CONTEST,DECEPTICONS WERE BORN),我的翻译显然是走RP路线,但是STATE GAMES,我看到的时候确实第一反应是《连城诀》……

来自赛博坦的故事
连城决
(游戏结束,霸天虎诞生)
资料来源:Marvel UK版Transformers漫画
翻译:GeistIona

 

“威震天!”
第一下击碎了飞毛腿的战斗防护面具。能量液渗出他的额头,沿着面颊淌下。
“威震天!”
第二下,快过视觉,汽车人的盾牌碎裂,左臂几乎被重创。
“威震天!”
还有一下,紧接着又是一下,再一下。人群发出的嘶喊随着无规律的攻击一阵阵地升高。
飞毛腿后退了一步。随着一个近乎优雅的动作,他举起自己已折断的手臂,将已经毫无用处的面具扔向大竞技场的远处。机油和润滑剂模糊了他的视觉,人群融成了一片震耳欲聋的山呼。飞毛腿原本期待着一场辣手的战斗;威震天是璇玑湖城人,在这里他有主场作战的优势。但是有点事情他搞错了……严重的错了。
角斗比赛在整个赛博坦都很流行。从传统角度看,它只是被用来对一个赛星人的体质,他使用能量基武器和盾牌的能力以及他的战斗技巧进行评估。实际战斗本身则根本没那么重要。尽管如此,自进入大竞技场的一刻起,威震天的战斗就充满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凶猛。他每一次粗暴的攻击都能紧紧抓住他狂热支持者们的内心,每一次狂兽般的进攻都能激起一片尖叫。恐惧在增长,飞毛腿意识到这已经并不是自己在参加的一个“仪式”,这是……
……剧痛足以麻痹所有的电路,威震天的能量斧深深扎进金黄色汽车人的肩膀,世界变得灰暗,人群似乎在远去。飞毛腿被粗暴地拖起来,惯倒在竞技场平坦的地面上。威震天从对手身上取下自己的武器。璇玑湖城的观众们看着他们的冠军迫近着已经倒地的对手,发出声声赞叹。威震天又一次举起了自己的额能量斧,脚步显得慢而慎重,那武器在赛博坦清凉的夜色中闪光。
“威震天!威震天!威震天!”

 

1 末代继承者


汽车人的最高领袖注1缓缓睁开了他的眼睛。他已经充电完毕,外面来自竞技场的潮水一般的欢呼告诉他很快又到了给一位角斗士冠军颁奖的时间了。电流嗡嗡作响,冒出火花,他吃力而顺从地推开一直环绕自己的,嵌满电路的墙。
他目前的能量等级几乎需要一刻不停的充电只不过是他年老事实的另一个表示罢了。他是一度统治赛博坦的汽车人君主的最后子嗣,这对他也是沉重的压力。究竟是什么使得他祖先们一度的独裁统治变成了今天这样松散的城邦自治,领袖自己也说不上来。但是他非常确定,汽车人对资源的饥渴是这个演变的一部分原因。
领主自己就是赛博坦人坚强生命力的一个见证。几千年或者更长时间以来,自然死亡对于他们一直是个外来的概念。但是随着寿命不减的新赛星人的诞生,毫无疑问有一天这颗行星将面临空前的能量危机。
这一天已经到来。随着城市人口膨胀,燃料竞争已经变成了紧张和怀着怨恨的争夺。赛博坦的几座大城市已经垄断了所剩无几的资源,同时随着危机的深入,即使最高领袖也无法阻止他的人民分成不同的派别。铁堡在新出现的城邦中一枝独秀,它的元老议会动用自己的力量给临近那些小城邦提供配给。
震荡波,赛星第二大城市璇玑湖城的军事长官没有这么做,青丘的独裁政府首脑红蜘蛛也没有这么做,他们只是用自己本身并不可观的能量储备来建立和维持庞大的军队。
“你看上去很累了。”一个黑檀色,有着猫一样外形的赛星人走进洞穴一般的房间。他步履沉重地前进,保持完好的尖厉犬齿在他说话时从嘴里长长地伸出。
“什么?哦……巡夜注2。”领主僵硬地回过头来看着他的访客。“不,老朋友,至少没比平时累。”
“那你需要多休息。”巡夜咧嘴笑了。和RAVAGE注3一起,他已经作为领主的贴身侍卫许多年。如今他真的很感谢上天,他没有被一生中最后几个世纪里那种独特的忧郁感所缠绕。“比赛进行的还顺利吗?”
“游戏,”领主说,缓缓地摇着头,“毫无进展。”
他将一只古老的手掌搭在同伴肩上。这几年城邦间的紧张气氛在以一种危险之势愈演愈烈。不可能之事似乎不再不可能,同时许多人公开表示了他们对赛星可能在快速向一场全球战争演化的恐慌。
为了促进良好的意愿,领主动用自己仍旧巨大的影响力组织了城邦间的比赛。然而这场被称作游戏的竞赛似乎激化了大城邦间的不和,尤其在铁堡和璇玑湖城。领主站起身来,“是时候……为颁奖仪式做准备了。”一个长久的沉思之后,他说。

 

2 孤独的守望者


角斗比赛的景象燃不起RAVAGE一丝一毫的兴趣。他是在黑暗中安家的生物,观众们不间断的嘈杂声完全吸引不了他孤独的本性。但是现在他在观望着,带着积聚的好奇心看着神奇一幕在大竞技场展开。威震天的确是个令人敬畏的战士,RAVAGE已经许多个世纪没有见过他那样的战斗技巧和决心。
但对于威震天来说,战斗不是全部。他完美的动作执行展示了一个真正的战术家尖锐和谨慎的思维,而他煽动人群,让他们臣服于自己意志的举动闪现着领袖气质的火花,自从领主统治之后赛博坦就再也没有过这样的火花。是的,威震天除了战斗还有许多……许多许多。
竞技场里,飞毛腿已经听不见什么了。观众们一直在嘲笑他,但他听不到声音。世界只剩下他脖子上那冰冷的一握。
威震天低下了身子,他的声音从磨光的战斗面具后传出:“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
“够了!”
观众席瞬间安静下来,威震天耸起肩膀,回头看见一个高大的深红色身影。“擎天柱注4,”他咆哮道,“我无法忍受你个人意愿对我的干扰!”
凶恶的指责让擎天柱吃了一惊,然后铁堡的首席角斗士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竞技场的地上。他尝试着重新站起来但是威震天持续地向他发起攻击,一把闪耀的能量斧已经在他的喉咙留下痕迹。
飞毛腿已经被遗忘了。威震天倾斜身体压在倒下的铁堡人身上。他举起了自己的能量基武器然后……他的手臂无力的垂在了身旁。他睁大眼睛,安静地瞪向擎天柱光子手枪的枪管。
“结束这场暴力争执吧。”领主的声音毫无精神地在竞技场里回荡。他已经身着正式的大袍,显得——在许多观众的眼里——年老而虚弱。
擎天柱站了起来,收起了他的武器。“大人,威震天打算——”
“安静,”领主打断了他。“你们使这场比赛蒙羞,但更重要的是,你们使自己蒙羞。”
“但是——”
“够了,擎天柱。我要把颁奖仪式推迟到另外一个循环,并且在此之前,我们将共同尽力重建城邦间的友好关系。”
RAVAGE从他在人群中的有利观察点站起身,跟着巡夜进入领主私人房间所在的高塔。领主难道就如此天真,察觉不出威震天的本质?也许是的,也许不是,不管如何这问题不大,因为很快老领主就要离去,同时带走的还有整个行星与过去的联系。被阴影逐渐吞没的时候,RAVAGE反复思索并觉得这非常有可能,他今天在大竞技场的所见所闻将是赛博坦历史即将展开的新篇章。

 

3 破坏行动


天幕布满闪电,璇玑湖城的超导能量工厂注5静静矗立仿佛一个不祥的预兆。自从角斗游戏开始,只有一小部分工人还在上工。这很不幸,因为如果所有的工程人员悉数到港,破坏小组将毫无疑问在他们找到主发电机之前很久就被抓获了。
旋风将一只手放在发电机的冷却装置上。“这很容易,”他说,“把能量适当释放去毁了这城市。我们为什么要像普通罪犯一样躲在暗处?为什么?”
一个高个子汽车人决然地走向旋风。他银白色的涂装毫无个性的特点,除了一个小小的徽章指出他是青丘军队的一名指挥官。“我们这么做因为我们被命令这么做,”,“这就是你要记得的所有事情。”
军官后退一步,开始将他们带来的炸弹堆放在发电机底座的周围。这座工厂的毁灭对青丘城的未来计划至关重要。在这样一个华丽的破坏行动之后,璇玑湖城几乎百分百将要求资源分配,如果证据指向铁堡代表……那么邻近城市将迅速陷入战火。
当然了,青丘城将保持绝对的中立……至少直到铁堡和璇玑湖城被实质毁灭,然后呢,面对基本无用的抵抗,青丘军队将踏上称霸赛星的征途。这是个简单但也有效的计划。但这个计划缺没有把一个独自走进发电机房的汽车人工程师考虑在内。
工程师惊恐地看着破坏小队,目瞪口呆。“普神在上,”他低语道,完全忘了自己来这里的工作是什么,“我认出你们了——你们是从青丘来的角斗士!”
工程师转身向出口跑去。一伙别有企图的角斗士溜进了如此重要的能量工厂足以引起重视,但是工程师已经看见了固定在底座上的炸药,即使一个他这样一个思维并不发达的汽车人也能猜到这伙人的动机!
他打开手腕处的通讯器打算向安保长官开始报警。但丝毫没有用,旋风使用自己制造疾风的能力将汽车人吹向空中再狠狠摔在巨大发电机的一边。工程师滚落下来摔在地板上,双臂扭曲着被压在身下。
他仅剩的生命特征是通讯器中发出的微弱噼啪声:“二级工程师……我们需要确认你最后的陈述。发电站安全是否被青丘代表破坏?二级工程师请回答……”
破坏者小队穿越边境回到青丘后的四分之一循环,他们的炸药引爆了,璇玑湖城的超导能量工厂被一个恐怖的火球吞没。整个城市的夜晚仿佛变成了白昼,无数的汽车人在内心积聚着恐惧,看着那闪耀的深红光辉染红了整片苍穹。

 

4 战争!


索隆大公进入天朝神殿注6。铁堡议会自璇玑湖城向青丘城宣战以来就已经进退两难。尽管如此,他仍然坚信今天的会议将带来一些正面进展。
“战争怎么样了?”TOMAANDI注7在索隆进入议会大厅的时候问。
“就跟我们怀疑的一样,”索隆回答,“青丘的代表破坏了璇玑湖城的超导能量工厂,然后——”
“没错……但现在青丘的防线只被些微地突破,两边的突击部队在边界上乱窜。”
“还有难民,”TOMMANDI继续道,“他们怎么办?”
“他们已经被安置在其他城邦,”索隆说。逃离战火地汽车人像潮水一样涌进铁堡,他们被提供燃油和居所,但索隆确信难民只是议会难以对付的顽疾的症状之一。他抬起头,环视议会大厅:“TRAACHON将军,我命令你再次向战区派遣一支维和部队。”
TRAACHON腾地站起:“不!”他怒吼道,“我不允许一支铁堡部队搅和进这场争端,不管是去维和还是干什么。另外,你们难道没想过这个,也许我们最感兴趣的是青丘和铁堡持续不停地去干掉对方?”

 

5 危险的旅程


威震天的视线越过这片曾经是他家乡的焦土。璇玑湖城能给他的已经所剩无几,他的命运终点在铁堡。只有在那里,他能够建造一座基地实现他的野心,他那将赛博坦改造成一座移动战斗堡垒去建造一座星系帝国的野心。威震天微笑了,RAVAGE接近他的时候他仍然在微笑着。
“你觉得我们的处境很有趣是吗?”他问。
“哦,”威震天回答,“我觉得我们的处境有趣的不能再有趣了!”这座消亡之城的角斗士之王在这个将他,擎天柱和最高领主联系在一起的命运转折点放声大笑。擎天柱已经决定护送领主前往铁堡的安全地带,但是随着璇玑湖城的发电站被毁,唯一一条可行之路是步行穿越战区中央地带。充其量不过是一次背叛之旅,于是早已决定独身前往铁堡,并意识到人多带来的安全因素的威震天主动向擎天柱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帮助。
队伍的行进速度一直很慢,与突击部队频繁地照面和领主那上了年纪的电路对持续供能的需要阻碍了他们。但是现在他们接近边境了。穿过最后一条高速通道,他们就能安全进入铁堡的领土了。
威震天转过头去,看向领主躺着的那片建筑物阴影,那里曾经是璇玑湖城的边防要塞之一。穿越城邦的行程对领主虚弱的电路已经造成了重负,毋庸置疑他现在已经进入濒死状态。擎天柱正弯下身子,尽力照顾着年老的汽车人。
这是威震天一直在等待的机会,他谨慎地跨过通向铁堡的道路两旁那些死去汽车人战士的躯体。行走在一座闪着光的建筑物之上,他努力保持着平衡,直到一处支持被震坏,造成半路上的一个大缺口。威震天沉浸在战争和帝国霸业之中,没时间反应过来,他向璇玑湖城的下层坠落,失去意识之前他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右臂上尖锐持续的疼痛。

 

6 救援


威震天醒过来时看见擎天柱站在旁边俯视着他。
“很走运我没让你继续摔下去,”铁堡人说,语气中带着对威震天擅自离队而去的蔑视,“因为要找到一条新的路进入铁堡我们需要集结大家的力量。”
“我认为那不可能。”
擎天柱慢慢回过头去,巡夜正在靠近。“为什么这么说?”他问。
“领主现在无法被移动……他不可能再承受一次新的旅行。”
“那么你们三个现在必须呆在这里护卫他,”擎天柱下令说,“我要一个人去铁堡寻求帮助然后回来。”
“但那需要好几天,”巡夜抗议说,“领主需要立刻进行救治而且——”
“我并不是想找到一条别的路进入铁堡。”说完,擎天柱转身从高速公路的一个洞口跳出去,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
对巡夜来说,璇玑湖城看上去从未如此平静。战争之前,这座城市充斥着生命,嘈杂而喧闹,但现在一切归于沉寂。死一般的沉寂让巡夜想起了领主身体情况的恶化,他开始向他的首领走去,期望着擎天柱能回来。
一道电子枪发出的光忽然闪现在黑暗里,几乎是同时,一道高强度激光融化了巡夜的导弹发射器。
“什么——”巡夜抬起头,看见一小队璇玑湖城的突击部队正气势汹汹地向他们进发。
“趴下!”
巡夜连忙闪避,前进中的突击部队排头消失在巨大的爆炸中。硝烟和碎片散尽之后,猫形的赛星人扭头看见了威震天,他的手臂上装着一个已经死了的士兵身上取下的融合炮。RAVAGE已经做好准备,导弹已经上膛准备发射。
“快回撤!他们很快会重新集结发起第二轮攻击。”威震天吼道。

 

7 最后的任务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尽管有威震天那致命的强大武器,护送队员还是发现他们已经被突击部队逼到了无法通过的通道尽头。
“RAVAGE!”威震天喊道,“这没有用,我们生还的唯一希望是越过通道里的那个洞!你跟我一起吗?”
“不!”巡夜向突击部队阵形里冲去,“你们现在不能丢下领主,你们不能!”
古老护卫的身体很快在突击部队毫无同情的打击下弯曲了,就在一个军官准备给他致命一击的时候,整个部队被一阵响雷般的爆炸声埋葬。
威震天呆立在那里,视觉电路一瞬间什么也看不见。“怎么了?”他压低声音问。
“炸弹,”RAVAGE解释说,“准确的说,一枚很大的炸弹。所有的领主侍卫都装备了。它们是最后的一道防线。这个最有效,你同意吗?”
“救救我……拜托……”
从白热化的战斗中回过神来,威震天走向了最高领袖。“什么事?”他问。
“你的能量……我需要你给我一部分能量,”逐渐死亡的汽车人恳求着,“求求你,只要支持到擎天柱回来……求求你。”
“不,老家伙,”威震天冷笑着,“没有你的份!”他毫无笑意地笑着。领主一死,阻碍他百年大计地障碍就少了一个。再说,让擎天柱和其他铁堡人相信他已经不行了的电路无法承受遭到袭击的惊吓不会很难的……
汽车人领袖将视线转向他的侍卫。
“想都别想问我同样的问题,”RAVAGE从嗓子发出咆哮,“赛博坦的力量平衡已经发生了改变,我已经选择了跟随这颗行星未来的领导人。”
RAVAGE慢慢走向了威震天,这是领主死前的最后所见。

 

8 危险的进程


站在高台之上,威震天注视着听众席上数不清的汽车人——那些曾经的青丘和璇玑湖的骄傲市民们。但是青丘和璇玑湖城已经不复存在,它们在两颗光子导弹的轰炸下葬身火海。
威震天不知道什么使得两座城市几乎同时发射了赛博坦的“终极利器”……他并不关心这个。重要的是这场战争的幸存者变得前所未有的团结——在他们共同的失望和绝望之下。
利用这种苦涩,让难民们去相信铁堡本可以停止这场争端,结果却没有对威震天不过是小菜一碟。令他满意的是,那些聚集在他面前的人们现在确信铁堡才是导致战争的罪魁祸首,好去除掉它更强大的邻邦。
曾经的角斗士举起他的胳膊,吵闹的人群立时安静下来。“我们的人群在增长,我们的武器储备在增加,”他大声喊道,“但我们仍旧必须忍受我们的时代。从今天开始,我们不仅仅是变形金刚,我们不是汽车人——我们将自称‘霸天虎’。趁他们毫无防备,我们将向铁堡复仇!”
走下讲台,威震天听得见聚集的霸天虎们冲天的怒吼,他们在反复呼唤一个名字,他的名字。
“威震天!威震天!威震天!”

 

9 注解


1、此处的最高领袖原文为OVERLORD,通篇如此,而当时还没有日后清晰的PRIME制度,此OVERLORD类似皇家血脉,塞星类似古希腊城邦制度与君主立宪的合体,因此肯定不是广为人知的SENTINEL PRIME
2、Nightstalker在这里被我翻成“巡夜”,曾经被SANJIAO翻成“夜行”,其实我觉得这个名字最好的翻译是“夜巡”,无奈夜巡已经早就名花有主了。
3、没有错这个RAVAGE就是声波的RAVAGE
4、这个“擎天柱”有点囧,因为原文只是PRIME,而既然PRIME还不是什么汽车人领袖,那么这个PRIME算什么……姓氏?名字的一部分?囧
5、原文power plant,marvel里关于璇玑湖城有这样一个地方:Power Plant Overway,赛联翻译成超导能量工厂,所以也这么翻了
6、原文Celestial Temple,赛联翻译天朝神殿
7、这里的两个英文名字外加之前的索隆(XAARON)都是铁堡的元老


Copyright © 2009-2012 TF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TransFormers Wiki